清逸文学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清逸文学网 > 港娱1975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52章 他是来踢馆的
港娱1975

《港娱1975》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052章 他是来踢馆的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为了防止其作弊,吴承自己亲自动手,将那颗药片做了记号,同时用胶布将瓶子的盖子封了起来。

然后,张保胜坐在椅子上,隔空对那个放在玻璃桌上的瓶子‘发功’。是不是真的发功,没有人知道。

不过就吴承看来,这所谓的发功,其实就是静坐而已。因为他没有感觉到这位张大师身上有任何气息波动。

如果真有一点波动的话,他觉得自己应该是能感应得到才是。

然而,十分钟过去了,半小时过去了,一小时过去了,在吴承坐在一旁虎视眈眈地‘监视’下,张保胜根本没有出手作弊的机会,甚至就连玻璃瓶里的那个药片都没有动弹一下。

坐了这么久之后,并没有看到张保胜脸上有什么汗,也没有见他有任何紧张,甚至连心跳脉搏都很稳定。

吴承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的心理素质确实很高。

大体上,骗子的心理素质都不会差吧!他这样想。

一会后,张保胜提出,他需要上一趟洗手间,大家对此自然不会多说什么,人有三急嘛!

然后主持人还请示了下吴承,问他要不要也去一趟。

吴承微笑摇头,他就想盯着这个瓶子。

他倒是想看看,这个张大师最后如何把那个药片取出来。

即便是他这个武道有成的高手,都没办法在不破坏瓶子的情况下将其中的药片取出来,张保胜这个普通人,凭什么敢大言不惭

似乎是看到吴承没有起身离开上厕所的意思,回来后的张保胜又静坐了半个小时,然后宣布,这个‘隔瓶取药片’的实验,对他的心神和功力都损耗太大,有时确实是有失败的可能。

这等于是宣布失败了,但却并没有把话说死,因为从这个话中可以听得出来,他有成功过。而台下许多观众都相信他。

那么,接下来就换成他最拿手的绝活,用嗅觉来认字吧!

对此,吴承呵呵轻笑起来,从兜里掏出一张信封,微笑道:“来之前,我就曾听闻张大师的拿手绝活就是这个,所以我早就准备好了一张字,准备见识一下张大师的绝活!”

观众们没有想到吴承会这么直接,主持人也没有想到,张保胜更是没有想到。直觉告诉他,这位香江来的大老板、全球首富、国际知名大导演,不是来见识他的本事,而是来踢馆找茬的。

没错,吴承就是来踢馆的!

这么一想,张保胜不仅没有紧张,反而在心底冷笑起来。心想,非得给这个香江来的大老板一点颜色瞧瞧不可。

他这么想着,然后又看了眼坐在台下的蓝洁英,越看越觉得这个纯净得像只精灵似的女孩很好看,很有味道。

于是,他一副淡定的样子,微笑了接受了吴承的这个提议。

主持人看向吴承,似乎在询问他。

吴承笑了笑,道:“请主持人准备好眼罩和耳塞,在此之前,我得做些准备工作!”

没一会,下面的工作人员将眼罩和两团棉花团送了上来。

吴承请主持人将眼罩戴在张大师的眼前,同时用棉花团将其双耳给塞住。台下许多观众都很奇怪,这位香江富商为何要这样做

不过很快,他们就知道原因了。

因为他拿起了话筒,道:“为了让大家做个见证,所以我希望大家先看看我的那张纸里写的是什么字,不过,一会大家看的时候,不论看到什么,还希望大家能够继续保持沉默,这是为了张大师的演示能够在最公正的情况下进行……”

不少人听到他这么说,都不由点了点头。

而后,吴承将自己的那封信拆开,然后将里面的一张纸给抽了出来,它上用毛笔写着四个大字,字体刚正有力,笔划如刀,给人一种厚重,却又锋锐的感觉。

让人拿着这张字在观众席前转了一圈,在大家都看清之后,再拿回来装回信封之中。而后,吴承让人拿来漆泥,将信封封上。

而后,吴承示意自己的保镖上前,拿下张大师的眼罩。

而后,在主持人的询问,以及吴承的首肯之下,张保胜拿起这张看起来没什么奇特之处的信封看了看。不仅横着看,还竖着看,还透着灯光看,他说这是确认一下里面有没有东西。

吴承见此倒是不以为意,一脸微笑,静静看着。

而后,便见张保胜放下手中的信封,和众人道了声歉,说是要去方便,顺便休息十分钟,一会再回来发功。

听到他这么说,大家都有些激动,特别是好奇心比较重的蓝洁英。

不过吴承却是将自己的保镖派到他身边看着他,不让他有和其他人接触的机会。张大师没有任何意外,答应了吴承的‘无礼’要求。

看到张保胜前去方便,那位主持人便请吴承进休息室休息一下。

吴承摆手道:“不用了,在这等着就行!”

看他这模样,大家就知道,他这是准备在这里盯着。

有些人也隐隐觉得,他这不是来见识的,而是来找事的。

不过,吴承本人却是没有这种上门踢馆的觉悟,只是一脸微笑地接过主持人递上来的开水,却没有去喝,只是放到了一旁。

一会后,张保胜从洗手间回来,然后对吴承笑了笑。

吴承看向自己的保镖,保镖只是摇了摇头,表示他没有和任何人接触,吴承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

接着,张大师挽起袖子,开始对那封信封‘发功’。

所谓的‘发功’,除了用鼻子闻之外,还有将信封卷起,然后用一条橡皮筋将信封给箍紧,只有一根手指粗细。

当然,这是征求过吴承的同意之后才能做的事。

然后,他开始拿着那拳被他箍紧的信封放在鼻端上轻嗅。

如此这般,过了十几分钟后,他掏出一条手帕擦了擦额上根本就不存在的虚汗,表示要去休息室休息几分钟,因为发功太耗精神。

当然,去之前,他将那卷信封放回桌子上,用一个玻璃罩给罩在其中,然后对大家说,他的发功还没有结束,在他离开的时候,不希望有人去碰这个玻璃罩,因为这样会影响到他的发功。

听到他这么说,吴承唇角便微微扬了起来。

就在他走进休息室的时候,吴承在众人地惊呼中,直接伸手掀开了玻璃罩,同时一脸嘲讽地对冲上来想要阻止他的主持人说道:“难道你们没看出来,这封信,已经被他给调包了吗”

众人发愣,而后吴承示意那位主持人拿起那卷信封,示意她将那信封拆开,“如果真的是我看错了,那么一会,我向张大师道歉,并给张大师所在的研究所捐赠一亿华元当赔礼!”

听到吴承如此牛气的话,众人不由发愣,而那位主持人则不由颤抖着手,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信封拆开。

当台下的观众看到那位女主持人从信封里面抽出一张白纸时,都不由愣了,而后哗然。

此时,吴承抬起手来,众人的注意力被他吸引了过去。

他扫视了眼众人,说道:“我不想多说什么,只是想说一句我所看到的事情。其实这是一种很简单的障眼法,我相信,我的那封信此时正在那位张大师的手中。如果大家不相信的话,一会可以在张大师出来的时候,派人亲自搜他的身。因为,他一会肯定会找机会将那封真的信调回来。因为他知道,我最后肯定会检察一遍。”

观众们闻言,都不由露出愕然的神色。

但很快,许多人脸上的愕然神色被愤怒所取代。虽然吴承的这番话还没有得到证实,但是他们并不是没有智商的傻子。

这一切,都昭示着,他们引以为傲的张大师,也不过徒有其表而已。而且最让他们气愤的是,张大师这会丢人,可算是丢到外面去了。

虽然吴承是从香江那边过来的人,香江的回归,是迟早的。但现在不是还没有回归不是,没有回归,他还是只能算外人。

这种心态,在许多人心里都是有的。

当张大师从休息室里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有两个保安在等着他了,他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说,径直回到台上。

就在他准备走向桌子的时候,两个保安却将他拦了下来。

而后吴承微笑道:“刚才你放在玻璃罩下面的那封信,我们看过了!我现在怀疑,我的那封信,这个时候正在你的身上,如果你是真的大师,请接受两位保安大哥的检查。如果事后证明是我错了,我会给你们工作室捐赠一亿华元做为研究经费,同时再给你私人赔赠一千万华元做为道歉礼。那么,张大师,意下如何”

这个时候的张大师一脸愕然,眸中闪过一丝慌乱,而后捂着肚子叫了起来,道:“啊啊……我的肚子好痛,快给我救救护车……”

看到这位张大师突然间肚子疼,众人再度愕然。

然而,更加让人想不到的是,他捂着肚子倒在地上,身子缩成一团的同时,看向吴承,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说道:“大师,我错了!我没有想到,你的功力居然比我深厚那么多,我不该在你这位真正的大师面前班门弄斧,请原谅我的无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