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文学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清逸文学网 > 废土崛起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24章 冤有头
废土崛起

《废土崛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224章 冤有头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视频画面上,一个脏兮兮的女孩被困住手脚跪在地上。?? 画面上没有太多的内容,出来女孩就只有她脑后顶着的一支枪管,剩下的就是左下角不断减少的倒计时。

女孩麻木的眼睛看着镜头方向,惊恐,慌张,茫然,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唯有默默流泪……。

扎卡维的处刑倒计时被放到推特和FB上,虽然两家社交媒体在第一时间就封掉了恐怖份子用来上传视频的账号。可立刻就有人申请了临时服务器和域名,继续布这个视频。

倒计时没有丝毫停止!

令人紧张而恐惧的公开处刑立刻成为新闻热点,无数的人,无数的媒体,无数的报道都在关注。愤怒,同情,焦虑的情绪在网络间流动,千百万网民试图救助这名可怜的女孩。

可他们能找谁?

找美国人?

cIa倒是知道扎卡维在什么地方,可IsIs的这次行动本来就是他们策划的。他们才不在乎死几个平民呢,反正叙利亚内战这么些年,冤死的人早就数不胜数。

找俄国人?

驻叙俄军倒是愿意帮忙,可也要他们能帮得上忙啊!以毛熊目前在叙利亚的情报能力,想找一个不知道在何处的处刑现场,那就够麻烦了。

还能找谁?

各种人权机构慈善组织?联合国的维和部队?还是没啥卵用的叙利亚政府?貌似……,只能去找那个我行我素又极端暴力的隐形战士。

周青峰为了曝光‘阴鸷脸’一伙申请了推特和FB账号,了各种照片和视频后他就把账号忘到脑后。可现在攻占巴卜的IsIs指挥官扎卡维公然站出来挑衅,还用公开处刑的方式制造压力……。

周青峰的社交账号上出现了雪崩般的请求留言,刷刷刷的简直是铺天盖地。各种焦虑的言语难以用文字形容,甚至连语言都不是一种两种。

救人,救人,快点救人……!

留言之多甚至成了媒体加以报道的新闻。这一刻人们多么希望有个英雄站出来终结这场杀戮,他们绝对会用自己最大的感激和夸赞作为奖励。这样大家都心安。

可周青峰根本没有加以回应,一点反应都没有。直到一个小时结束,砰的一声枪响让可怜的女孩身死倒地,也让无数的人将满心期望化作失望和怨恨。

“为什么不救人?”

“我还以为你会有所不同。”

“你和那些刽子手一样冷血!”

雪崩般的请求又化作铺天盖地的谩骂和责怪。哪怕有人为周青峰申辩几句‘要找到处刑现场太难’,可情绪化的圣母们才不管这事有多难,他们就喜欢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喷人!

喷了半天,周青峰的账号还是没反应。倒是扎卡维的处刑网站又拉出了第二个要被处死的对象,这次依旧是个孩子,年龄更小,更加可怜,更令人心痛。

制造事端的扎卡维继续在网络上挑衅道:“不敢露面的懦夫,你刚刚害死了一个十来岁的女孩。而现在……,是个八岁的男孩。为你之前鲁莽的冲动而后悔吧。你杀了我们的人,我们会百倍的报复!”

于是周青峰社交账号下的留言再一次疯狂刷屏,又是各种哀求相助的留言。可也有人在大骂周青峰不顾后果的激怒恐怖分子,造成了无辜平民的死伤。

恳请,哀叹,谩骂,嘲讽,各色人等纷纷跳出来演出一幕一幕的滑稽剧。可周青峰的推特和FB 账号就是不见动静,仿佛账号丢失了一般。

于是小男孩也死了……。

巴黎人在哀悼,埃菲尔铁塔熄灯。

伦敦人在叹息,威斯敏斯特大桥点燃烛光。

联合国安理会在纽约总部举行会议,主持会议人提议为遇难的平民默哀。

土耳其的英吉利克空军基地,待在基地内的cIa情报主官菲德尔刚刚看过助理来的简报。他皱眉低语道:“这家伙很沉稳啊,不是个冲动的人。”

助理在一旁建议道:“我们是不是应该加大舆论压力,要求俄罗斯派出人员营救即将被处刑的人质平民?”

第三个将被处刑的人质又上网了,这次换了个成年女性。可更让人心痛的是她怀里还抱着个婴儿,这是一对母子。

西方的圣母们这会心都碎,周青峰的社交账号上已经是清一色的谩骂。无数人声讨隐身战士不自量力的行动带来的悲惨后果,却没有一个人去骂恐怖份子灭绝人性的凶暴。

菲德尔两条腿交叠靠着办公桌,眼睛看着电脑屏幕上周青峰的推特账号。这个惹来轩然大波的社交账号已经进入了cIa监控系统的名单,而且是最高等级,有任何数据更新都会纪录并且出提醒。

叙利亚的局势乱了这么多年,但像今天这样错综复杂的情况还是比较少见。菲德尔目前的压力也很大,华盛顿可是一直在催促他要有所突破。

“可以在舆论上对俄罗斯施加些压力,虽然不太可能把这个隐身的恶魔逼出来,但能在国际社会上降低俄罗斯的形象。现在话语权还是掌握在我们手里的。”

菲德尔同意了助理的建议,可他看着自己面前的推特账户还是头疼。他不喜欢这种冷静而无情的对手,他希望对手能制造点动静,哪怕抱怨几句也好。

要知道推特和FB官方原本要注销周青峰注册的账号,可cIa却制止了这一行动。这两个账号已经被全面监控,只要操控者登6就会被追踪,哪怕用网络跳板都没用。

罗网已经展开,可这家伙不出现,就让人苦恼了。

菲德尔正低头冥思,忽然电脑的音箱出叮咚一声。他抬头一看,竟然是有人登6了被监控的推特账号,“上帝啊,等到这家伙了,快告诉我他在哪里?”

cIa的专业网络监控探员早就设定好了追踪程序,他们在全球各地都有网络监控设备和人手,专门的网格计算机和服务器里都有留下的后门。无数的资金和时间投入就是为了在最短时间内找到自己的目标。

解析跳板,查找链路,追寻数据,一条无形的线在电脑网络中构建起来。分析和破解软件长驱直入,直到抓住最后的登6Ip。

“他在……,他就在阿勒颇。”监控探员最后锁定了一部可以上网的卫星电话,并且快确定其位置。“他竟然在我们的安全屋里。”

什么?

菲德尔疾步跑到监控探员身边,紧盯电脑上显示的数字地图。屏幕上除了显示目标所在位置,还标明这是cIa在阿勒颇一个情报网的安全屋。

安全屋是情报机构用于传递信息,营救人员,躲避危险的专用地区。安全屋一般很隐蔽,平时也不启用,可情报人员在遇到麻烦时就能在安全屋获得喘息之机。

菲德尔这时才意识到自己还没看看这个隐身恶魔刚刚在推特上到底布了什么信息。他又回到自己的电脑前,几秒钟就惊怒骂道:“这个混蛋他在杀我们的人。”8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